走在“十字路口”的80后作家商人

走在“十字路口”的80后作家商人
2019年03月12日 07:15 新浪女性

很多年以后,老去的80后们可能会回忆起自己第一次翻开《三重门》《幻城》《悲伤逆流成河》《独唱团》《最小说》……第一次走进影院观看《小时代》《后会无期》的那个下午。

关注公众号“新浪医美?#20445;?#26597;看更多精彩原创内容!关注公众号“新浪医美?#20445;?#26597;看更多精彩原创内容!

  来源:新浪娱乐

  很多年以后,老去的80后们可能会回忆起自己第一次翻开《三重门》《幻城》《悲伤逆流成河》《独唱团》《最小说》……第一次走进影院观看《小时代》《后会无期》的那个下午。

  2010年前后是一个文化人纷纷献身出版业理想的时代。第一期《独唱团》,还有尚未领悟全民G点的韩寒迷妹咪蒙的身影。同为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出道,受众和风格截然不同,韩寒和郭敬明也屡次被加以比较,掀起骂?#20581;?/p>

  罕见地以“作家明星化”“?#25918;?#21253;装”等艺人经纪公司手法运作的最世文化,一度?#20048;?亿,最世签约作家每年为图书市场贡献2亿元,旗下期刊的发行量一度超过全国文学期刊的发行总量,连续8年登上中国福布斯富豪榜、登顶中国作家富豪榜榜首的郭敬明也被视为商业化最成功的作家。

郭敬明韩寒郭敬明韩寒

  2009年时,韩寒说过:“郭敬明一个月的收入等于我一年的收入。要?#20154;?#26377;钱对我来说很容易,但是可能要牺牲一些自由和自我,?#20063;?#19981;愿意。”2012年,韩寒推出的移动阅读APP“ONE·一个?#20445;?#23637;开了对以《最小说》为代表的传统图书出版业的攻城略地。截止去年底,其月活量保持在70万左右,用户画像以年轻女性为主。

  而今,韩寒主编、只出了一期就停刊的《独唱团》成为绝响。郭敬明旗下四大刊纷纷停刊。?#20048;?0亿的咪蒙公司注销公众号,被全网封禁。

  当遍地报刊亭的时代逝去,同样有着优秀商业?#26412;?#30340;郭敬明和韩寒转而进军影视市场,前者甚至早于后者。2011年出售《小时代》四部曲系列和《爵迹》影?#24433;?#26435;,2013年亲自执导的《小时代》上映,刷新首日排片率、首日观影人次、国内2D电影市场首日票?#24247;?#22810;项纪录。郭敬明成为流量明星+IP模式黄金时代的第一批红利既得者,并见证了这一时代的落幕。

  而从2014年的《后会无期》开?#36857;?#38889;寒则不断在电影中抒发自己对赛车和段子的爱。电影是他们写作风格的视觉化呈现。

  吊诡的是,十多年来,两人私交恶劣,但作为80后青春记忆中最重要的符号,从出版业到影视业,事业版图轨迹相似,名字始终?#26639;?#22312;一起。《上海绝恋》同人文曾风靡一时。2019年初?#36857;?#20182;们再次站在了不同的拐点上?#33322;?#26085;,郭敬明旗下四家公司被接连注销,或与其深陷乐视影?#30340;?#28525;有关,上市梦想遥遥无期。而另一方面,韩寒成立不到四年的亭东影业获得?#35828;?#19977;轮融资。

  深陷乐视囹圄,“最好的商人”郭敬明遭影视?#26102;?#24066;场滑铁卢

  天眼查数据显示,郭敬明直接关联10家公司,担任股东的有乐视影业、长江新世纪传?#20581;?#21644;力?#28966;狻?#21315;和影业。担任法人代表的有6家,这6家当中已注销了4家,包括上海柯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、上海令秧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、上海最线代动漫文化发展有限公司、上海双子惠兰文化创作室。其中柯艾文化主营《最小说》《最漫画》,令秧文化是郭敬明和自己旗下签约作家笛安成立的?#29486;?#20225;业。目前他担任法人代表的仅余最世文化、遐迩文化传播创作室。

郭敬明郭敬明

  受新媒体冲击,纸媒行业洗牌加剧普遍消亡,是这四家主营业务与纸?#36739;?#20851;的公司被注销的直接原因。旗?#36335;?#34892;量最高的四大刊全部停刊:《最漫画》已于2015年12月休刊,《最小说》在2018年4月出版第五辑后再未上新,宣?#21152;?#26376;刊转为四本主题书的《文艺风赏》在2018年出版《春之辑》后再无上新,《文艺风象》官微于去年底发布消息称“由于出版业断崖式下跌的现实原因?#20445;?#21407;定于两月前发售的?#24230;肌?#25104;休刊号。

文艺风象文艺风象

  但这只是表象。以签约作家及其作品版权作为核心资源的最世文化,在多年的雪球效应下已经形成了较为可观的IP库存与粉丝经济体量,原本足以支撑最世在纸媒大环境恶化下转型深耕影视产业,落落、七堇年、安东尼、笛安等头部作家微博粉丝量级均在一百多万到几百万以上,有一定的商业号召力。

  最世最有优势的影视方向是,从自己擅长的青春文学出发,打造青春片、都市爱情片等小妞电影?#35946;?#22914;郭敬明视为?#24433;?#20154;、曾任《文艺风象?#20998;?#32534;的落落转型成为导演,执导《剩者为王》《悲伤逆流成河》。若深究郭敬明彻底放弃作为IP开发储备、影视产业链上游的出版业务,这番断臂流血的作为,则与其在影视?#26102;?#24066;场上遭遇滑铁卢有密切关系。其中又以与郭敬明深度绑定的乐视影业(2018年 3月27日,乐视影业更名乐?#27425;?#23089;,全文用乐视影业指代),带来的连锁?#20174;?#20026;首。

  最世文化曾经备受?#26102;?#24066;场青睐。郭敬明本人曾拒绝过海纳亚洲和?#21697;?#22522;金投资,因为“不缺钱”。2013年,华策曾试?#23478;?.8亿购买最世文化26%的股权,但最终未能完成。

  早在2015年,郭敬明就购买了乐视影业500万股股?#20445;?#19982;孙?#22330;?#40644;晓明、张艺谋、邓超等一起成为明星股东之一。而郭敬明也确实为乐视影业带来了可观营收:《小时代》系列累积票房近18亿。

  但该系列豆瓣评分稳定在3.9分到4.9分之间,随着流量艺人+IP时代过去,郭敬明执导电影开始票房失灵,《爵迹》票房仅为3.82亿,迷信IP的幕后?#26102;?#26041;也逐渐遭到?#35789;傘?#20048;视网发布的2018年业绩快报指出:“2018年业务收入规模减小的同时,前期购置的影?#24433;?#26435;等长期资产摊提成本逐年增加,造成了经营性亏损。”去年由于《爵迹2》受范冰冰?#37011;?#28431;税风波影响改?#25285;?#20048;视影业仅出品了一部电影,张艺谋的《影》。

  据《证劵日报》2月18日报道,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,乐视影业(?#26412;?#26377;限公司被?#26412;?#24066;第三?#23633;?#20154;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。虽然控股股东已经变更为融创,但乐视影业仍深受乐视控股拖累。2月27日,乐视网发?#23478;导?#24555;报显示,净亏损高达20.26亿元,总营收较去年下降77.40%,股票存在退市的风险。城门失火殃及池鱼,乐视影业的?#23383;?#25509;波及到了郭敬明。

  除此之外,丑闻爆发、舆论压力也造成了郭敬明个人商业价值的缩水。去年8月,作家李枫发表公开信称自己七年前前往成都签售活动,被郭敬明性骚扰。郭敬明将其告?#25103;?#24237;,因证据不足被驳回。

范冰冰范冰冰

  种种忧患之下,对郭敬明来说唯一的好消息是范冰冰或将复出。随着范冰冰主演的?#31471;?#26432;》《巴清传》有望上映,《爵迹2》或将重新定?#25285;?#37101;敬明与他身后背负?#24335;?#21387;力的乐视影业、和力?#28966;?#25110;许也松了一口气。

  携手博纳,再喜提阿里:韩寒和他?#20048;?0亿的亭东影业

  在郭敬明的文娱帝国水逆折戟的同时,韩寒的商业帝国一路高歌猛进?#33322;?#24180;1月15日,阿里影业证实已战略投资韩寒的亭东影业。而早在2017年,亭东影业即已获得博纳影业、辰海?#26102;?#31561;3.1亿元的战略投资,当时?#20048;?#20026;20亿元。目前,阿里影业、博纳影业分别以13.12%、11.25%的?#27490;?#27604;例成为亭东影业第二大、第三大股东。

  天眼查信息显示,韩寒关联公司共有15家,涵盖影视、体育、投资、餐饮、电竞等领域。他的“很高兴遇见你”餐厅在多个城市开设分店,一手组建的1246战队夺得?#35828;?#31454;OWPS(守望?#30830;?#32844;业系列赛)2017年冠军。另外,他还将自身作为知名赛车手、知名作家的商业价值进行?#21496;?#21487;能的变现:他代言过斯巴鲁汽车、上海大众POLO、雀?#37096;?#21857;、?#37096;汀?#19968;加手机等等。

韩寒韩寒

  不过,投身电影市场显然是回报更迅速巨大的方式,韩寒也早已不再是当年愤世?#37011;?#30340;公知形象,也不是为梦想押注所有的赛车手。现在的他,是一位冷静权衡利弊、精准击中大众喜好的成熟商人,被华创?#26102;?#21512;伙人吴海燕称为“超级产品经理”。

  第一部投石问路的暑期档小成本电影《后会无期》最终获得6.29亿票房,从第二部电影《乘风破浪》开?#36857;?#38889;寒转型成为一位发?#28216;?#23450;过十亿的?#33322;?#26723;商业喜剧选手,今年的?#33322;詰道錚?#39134;驰人生》以17.06亿票房位列第三。

  作为拥有45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,韩寒充分发挥了自己的话语影响力,使得自己微博成为自家电影宣发的主阵地。无论是《后会无期?#20998;?#20135;出大?#21487;?#20837;人心的金句,“?#19981;?#25165;会放肆,但爱就是克制?#20445;?#25110;是《飞驰人生》上映时与沈腾频频互动、用腾格尔唱歌“造梗?#20445;?#20854;互联网营销思路都是一流的。虽然,其电影始终难以摆?#35759;?#23376;堆砌、情绪断裂的弊病,很难?#39057;蒙?#26159;优秀作品,但对于?#33322;?#26723;的主流观众合家欢需求来说,能够大笑已经足够。

  除了将韩寒个人IP发扬光大,担任其影片主要出品方以外,亭东影业也逐步参与?#26102;?#24066;场的掘金,成为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《解忧杂货店》《杀?#35780;恰?#36138;狼》等多部影片的联合出品?#20581;?/p>

  回望韩寒与郭敬明两大80后符号人物的商业版图,两人都经历了纸媒衰落时代,各自选择绑定了不同的民营电影巨头,也直接导向了目前站在拐点处,各自不同的境遇。不过,故事还没有写到结局那一刻。东山再起?云?#35828;?#33853;?……未可知也。

 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@新浪女性(微博)

精彩原创

新闻排行榜

原创视频

直播LIVE

美图精选

每周精选

明星视频

  • 情感

  • 八卦

  • 医美